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经济商务 > 文章

肥胖的真相 天天色AV天堂

时间:2017-12-27    点击: 次    来源:中江网摘    作者:佚名     

- 小 + 大

<!--mainContent begin-->

现代女性以瘦为美。最佳减肥的方法就是吃得少,动得多,但是这对于群体水平肥胖来说好似过于简单,科学家们认为减肥的有效策略需要将神经科学,遗传学和行为科学结合起来,多方面入手。

日前,《自然-展望》(Nature Outlook)以“Obesity”为题,介绍了包括肥胖与遗传、肥胖与微生物组、肥胖与神经科学等在内的多方面研究成果。文章指出,对于这么流行的一个词语,我们了解的其实还并不深入,虽然我们对脂肪组织如何存储和燃烧,知道的不少了,但是为什么有些人似乎易于增加体重?所谓胃口,又是如何起作用的?还有肠道微生物的变化是肥胖的原因,还是结果?这些都是未解之谜。

肥胖与遗传

来自剑桥大学的两位遗传学家:Stephen O'Rahilly 和Sadaf Farooqi 已经从事肥胖相关基因研究十五年了,他们取得的第一项重大突破成果是在1997年,当时来自巴基斯坦的一对严重肥胖的表兄妹被转给他们,进行临床评估。

八岁的女孩体重为86公斤,这相当与一个高大的男人的体重了,另外一个十岁的男孩体重为115公斤。他们无论吃多少,都感觉饿。

O'Rahilly和Farooqi给他们做了快速血液分析,结果发现这两孩子都缺乏leptin(瘦素):一种调控胃口的激素,科学家们发现这对表兄妹体内生成瘦素的基因出现了突变,也就是近期才发现的ob基因。

这也就是第一次确实证明了我们的基因会导致肥胖。

“肥胖是我们人类具有的最强遗传因素影响的形状之一”,O'Rahilly说。上个世界80年代和90年代进行的经典双胞胎实验,表明身体大小40–70% 的差异是由于遗传因素。

在过去的这些年间,我们发现了不少肥胖基因,比如FTO基因,科学家们认为FTO基因突变是人类肥胖风险最强有力的遗传决定因子之一,为了弄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关联,研究人员针对FTO基因的内含子突变展开了广泛的研究。

今年这方面研究取得了重要成果,来自芝加哥大学等出的研究人员绘制出了定位在FTO基因两侧100万碱基对范围内的一些启动子的行为图。在成体小鼠大脑中,研究人员发现开启FTO的启动子并没有与肥胖相关的FTO内含子互作。利用来自欧洲血统个体的135个大脑样本的数据,他们发现影响体重的FTO内含子突变与IRX3表达有关,而与FTO自身表达无关。肥胖相关的FTO内含子发挥调控元件作用增进了IRX3表达。FTO基因自身似乎并没有在这一相互影响中发挥作用。

为了验证IRX3的作用,研究人员构建出了缺失IRX3基因的工程小鼠。这些小鼠相比于正常的同伴明显更瘦。它们的体重要轻30%左右,主要是脂肪减少。

尽管摄食量和身体活动处于正常水平,但体重却减轻了。当喂给高脂饮食时,缺失IRX3的小鼠维持了正常饮食时一样的体重和脂肪水平。正常小鼠喂给高脂饮食体重增高了近2倍。IRX3缺陷小鼠体内的脂肪细胞较小,可以观察到棕色脂肪水平增高。此外,这些小鼠能够更好地处理葡萄糖。

这项研究表明FTO内部的一些肥胖相关元件与远端基因IRX3发生了互作,IRX3似乎是一个功能性的肥胖基因。FTO基因自身似乎只对肥胖产生周边效应。

除了基因组中的遗传影响因素,表观遗传也是肥胖遗传的原因之一,虽然关于跨代表观遗传肥胖风险的研究证据不多,但是一些科学家还是发现了其中的关联,比如华盛顿州立大学的表观遗传学家Michael Skinner就发现怀孕的大鼠接触到一些污染物,会导致其后代的后代变得肥胖,而且研究人员证明这种表观遗传的改变是在精子中出现的。

这项研究无法复制到人类中进行,但是这也有助于我们更深入的了解我们的健康,以及下一代的健康。

肥胖与微生物组

几年前,来自上海交通大学的微生物学家赵立平教授帮助一位BMI值为58.8的患者进行治疗,这种级别的BMI值说明这位患者患上的是极度肥胖症,经过6个月的治疗,这位患者体重减轻了50多公斤,而且一种称为Enterobacter的细菌已经在他的粪便样品中找不到,此前这种细菌占据了这位患者肠道35%的部分。

这些细菌的减少似乎没有这位患者体重减轻的程度令人印象深刻,但是赵教授与许多其他研究人员认为,人体肠道菌群,即我们消化道中约1000个种类的细菌,对调节体重意义重大。

决定一个人是否肥胖,“并不是单纯的卡路里,”赵教授说,为了减轻体重,“还需要考虑到下消化道中有益细菌的营养需求”。同样,一份健康的饮食也能阻止肥胖。

赵立平教授此前曾发现一种叫做阴沟肠杆菌的肠道细菌是造成肥胖的元凶之一。研究人员发现这种细菌大量地存在于病态肥胖人类志愿者的肠道之中。随后,研究人员向本来食用高脂食物不会发胖的小鼠在长达10周的时间内注射这一细菌,发现当给予丰富的饮食时,这些小鼠会变得过度肥胖。同时能够引起小鼠炎症和胰岛素抵抗,也可以关闭消耗脂肪需要的基因、激活合成脂肪的基因。

并且在一项临床实验中,一位患者进行了食物调控,9周后患者的体重减轻30多公斤,存在于患者肠道中的阴沟肠杆菌也降低至“不可检测”的水平。

随着微生物组研究的深入,这些微生物与肥胖之间的关联也越来越清晰,去年法国农业科学研究院(INRA)领导的一支国际联合研究小组利用先进的DNA分析和生物信息方法绘制出了人类肠道菌群的图谱。

这项研究指出,肠道菌群数量及多样性越少的人越是比其他人肥胖。有潜力引起消化道和整个身体轻度炎症的菌群在他们的体内占优势。血液样本反映出了这一点,揭示出这些人处于慢性炎症状态。从其他的研究我们知道这种慢性炎症状态会影响代谢,提高2型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肥胖与神经科学

许多人认为,暴饮暴食是由于意志力不强造成的,但是摄食行为实际上是由极强生物学调控的,来自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的神经学家Bradford Lowell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认识到了这一点,他在大鼠大脑上划上了i些小伤口,希望能找到与肥胖有关的大脑区域。当这些动物开始过度摄食,变得非常肥胖之后,Lowell“惊讶的发现,如此微小的病变可造成这样巨大的影响。”

三十年前要对大脑进行这种机制研究,方法很少,也就只能通过Lowell的伤口方法了,但到了1989年,小鼠敲除技术,以及Cre /lox条件敲除技术的发展,令科学家们更深入的了解了神经元的功能,并且过去几年间的光遗传学和chemogenetics方法,也有助于研究调控摄食的神经环路。

此外,生物钟也与肥胖密切相关,一项研究指出,大脑中的一个重要信号系统控制着食欲、能量消耗和机体的脂肪构成。其中的一个特定基因,决定着身体的胖瘦。

在人类大脑中,神经递质NPY作用于四种著名的细胞表面受体(Y1、Y2、Y4和Y5),触发NPY系统的作用效果。而小鼠大脑中还有受体Y6起作用。Y6产生于大脑的一个小区域,这一区域负责调控生物钟和生长激素的生成。这项新研究显示,Y6受体对小鼠身体的脂肪构成有深远影响。

研究人员发现Y6基因在下丘脑的视交*上核高度表达,这一区域控制着机体的昼夜节律,还能严密调控食物的代谢过程。此外,Y6基因还能促进特定多肽的高水平表达,包括控制生长激素释放的血管活性肠肽(VIP)。 

上一篇:让你认识新事物的脑电波 中江科技

下一篇:机器人牧羊犬,能聚拢和放牧牲畜的机器人 中江论坛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蜀ICP备12020508号-2  |   QQ:345696541  |  微信公众号:wx618100  |  

川公网安备 51062302000122号